日本抓募资10亿日元ICO组织者,逃亡日本的中国项目方害怕了吗?

近日,日本警视厅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未注册营业)的嫌疑逮捕了投资集团“SENER”的8名男子。这家公司涉嫌通过ICO项目集资。

据悉,该公司通过虚假宣传的方法,向普通民众募集了将近10亿日元的资金。其中90%为比特币,10%为现金。SENER项目方原本向投资者许诺以高额的分红,但他们却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从去年6月就开始停止了分红。在收到投资者投诉后,日本警视厅紧急出动,逮捕了这群假借加密货币大行欺诈的犯罪分子。

目前,日本警方正在大力追踪剩余资金的去向。

日本警方较真了,待在日本躲避国内监管的项目方却害怕了。读币哥了解到,在国内加强对币圈进行监管后,许多在国内割韭菜的所谓币圈大佬都纷纷跑路到了日本。其中又以鼓吹发币的薛蛮子还有FCOIN的张健两人最为典型。

眼看风向不对,薛蛮子如今搬迁到了苏梅岛,只有张健仍在日本坚守。他不甘心就此结束赚钱生涯,在日本重新开启了挖矿即交易行动。10 月 24 日,张健在FCoin 官网公布,由 FCoin 提供技术支持、FWing 组织负责运营的全新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FCoinJP (FCoin 日本)将很快公测上线。

按照张健的说法,FCoinJP 将会在日本重启 FCoin 开创的交易即挖矿模式,并在原模式基础上进行迭代优化。代表 FCoinJP 权益的平台币命名为FJ,发行上限 100 亿枚,FCoinJP 收入的 80% 将按日分配给 FJ 持有者。交易即挖矿,这一在中国人看来已经玩烂的方法吸引了一批日本韭菜用比特币购买无用的平台币。

但在最初的喧哗过后,张健送出的平台币价值大幅下跌,短短24 小时内跌幅高达83%,许多日本韭菜惨当接盘侠。据说如今已经有不少人扬言有投诉张健。有人笑称,开盘即割菜,这是全新的模式。张健这一回是做了“抗日斗士”,把日本人伤的很深。

现在看来,张健跑到日本去开启商业第二春的选择并不正确。原本的交易即挖矿模式即使再烂,也持续了几个月,这是因为国内的韭菜对张健前火币CTO的名字抱有信任。但日本的韭菜不了解这一点。张健在日本所做的宣传只吸引来了一批羊毛党。而在这批羊毛党走光后,就没有真正的用户愿意进来了。

这也意味着,张健寄希望于后来者接盘的资金盘游戏已经彻底失败。而且那些被割韭菜的投资者很有可能还会向日本方面提起诉讼。在日本没有关系人脉的张健,如果被国外监管机构盯上,基本上注定了他失败的命运。日本人是排外,也是很小气的。日本政府绝不会容忍一个外国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搞事。不知道各位读者朋友,你们对此又怎么看呢?

文章来源:读币网

SEC年度报告:4项措施打击代币发行欺诈,多项目涉案超千万美元

11月4日消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执法部门近日发布最新执法部门年度报告,对该部门在2018财政年度的工作进行全面盘点。

其中,该年度报告中重点提及数字货币和首次代币发行有关问题,从执法原则、执法方案和违规行为列举等三部分,对SEC执法部门在2018财年针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工作总结。

报告首先对SEC执法部门打击投资者欺诈和违法行为的成果给予肯定,提出在数字货币和首次代币发行有关问题上,应坚持与技术变革同步、多种方式打击的原则。

其次,报告指出首次代币发行和加密资产的普及率激增,但市场的繁荣背后的高风险更值得注意。在2018财年,SEC各部门联合对区块链技术炒作进行打击,并通过公开声明、暂停交易等多项措施向首次代币发行欺诈提起诉讼。

报告最后列举了年度值得关注的违规行为,其中网络相关的违规行为中有三分之二与数字资产或首次代币发行有关,多个项目通过欺诈性首次代币发行向海内外公众筹集投资资金,涉案金额超千万美元。

执法原则 

与技术变革同步,多种方式打击违法行为

在2018财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执法部门的网络小组全面投入运作,与执法部门工作人员一起进行执法调查。SEC执法部门在网络领域采取了多项重大执法行动,同时也成为处理与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有关不当行为的全球领导者。执法部门认为,其在此领域针对美国投资者的欺诈和不当行为的治理方法得到行业一致认可,也为其他国家当局治理的提供了模板。

去年,首次代币发行的爆炸式增长,执法部门采取了各种执法方式,其中包括:SEC交易暂停权等传统方式,以及发表公开声明教育律师、会计师及其他投资者和市场参与者等创新方式。这些执法方式取得了一定成效。

此外,执法部门建议针对未注册经纪交易商、谎称使用区块链相关技术等违规注册行为采取相关执法行动。期间较有影响力的一个案例是,SEC执法部门连同委员会合规检查办公室(OCIE)发表联合声明,向所有金融服务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就有关首次代币发行进行名人推广提出警告。这一行动效果显著,此类推广活动得到有效制止。

另一个案例是,今年年初AriseBank推出号称“世界上第一个分布式银行(Decentralized Bank)”的项目为散户投资者提供资金,并进行了首次代币发行活动,两个月内融资6亿美元。因项目涉嫌欺诈,SEC取得法院指令迅速对项目叫停,并冻结相关资产。

在2018财年,SEC执法部门通过使用专有工具进行复杂数据分析,发现并调查各种不端行为,如:内幕交易、“摘樱桃”(Cherry-Picking)计划、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违法投资产品等。

译者注:“摘樱桃”(Cherry-Picking),即收购方能够有目的性地选择收购目标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资产、全部或部分负债。因高端细分市场常被比作红樱桃,故称“摘樱桃”(Cherry-Picking)。

执法方案 

各部门联合共同打击区块链技术炒作

自2017财年以来,执法部门继续专注于保护散户投资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2018财年提出的一半以上的独立执法行动涉及对散户投资者的不当行为。

2018财年,SEC成立零售策略专责小组(The Retail Strategy Task Force,RSTF),采用数据分析等方式探测和打击影响零售投资者的不当行为,包括:相关费用的披露以及账户管理的利益冲突、市场操纵、未注册产品的欺诈行为等。

此外,RSTF与执法部门的网络小组、Microcap欺诈特别工作组、SEC财务部数字资产工作组合作,严肃地对待分布式记账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TL)和区块链技术的炒作行为。

通过公开声明等4项措施打击首次代币发行欺诈

在2018财年,SEC积极监管网络相关不端行为。期间,SEC提出了20起独立案件,其中就包含涉及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的案件。截至2018财政年度止,SEC执法部门进行了逾225次网络有关的调查。

执法部门重点关注与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有关的问题。近几年内,首次代币发行和加密资产的普及率激增。但市场的繁荣下,投资的高风险更值得注意。例如,发行人可能缺乏可行产品、商业模式、追踪记录或保护数字资产免受黑客窃取的能力。其中,一些产品谎称基于区块链技术进行欺诈行为。

执法部门认为,需要保护投资者免受欺诈和违规注册所带来的风险,并避免因扼杀创新和合法资本而形成的风险。一般而言,执法部门对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欺诈行为采取以下4项处理方式:

  1. 执法部门通过公开声明向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市场传达信息,如:数字资产在线交易平台存在风险,以及有项目可能利用名人等方式非法推广首次代币发行。
  2. 在涉及首次代币发行的事项上,执法部门在必要时建议向SEC请求采取执法行动。截至2018财年止,SEC已采取十几项涉及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等独立执法行动。其中许多案件涉及欺诈指控,为确保遵守联邦证券法的注册要求,执法部门因此采取了执法行动。过去一年中,执法部门已开展了数十项涉及数字资产和首次代币发行相关的调查,其中许多调查在2018财年结束时仍在进行中。
  1. 执法部门关注的重点不仅仅在于首次代币发行的发行人。在2018财政年度,密歇根州初创公司TokenLot未经注册即为名为“1C0 Superstore”的项目募集资金,SEC认为此举违反了证券法,因而提出指控并对其罚款逾55万美元。
  2. 为避免投资者因诈骗受害,执法部门建议SEC使用其暂停交易的权力。在2017财政年度和2018财政年度,因对首次代币发行投资和加密货币平台运作存疑,SEC暂停了十几家公开交易发行人的股票交易。

 2018财政年度违规行为列举

多个代币发行项目涉嫌欺诈,涉案金额超千万美元

  1. 某金融服务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策划欺诈性首次代币发行,从数千名投资者处融资超过3200万美元。
  2. Titanium Blockchain基础设施服务公司及其总裁,涉嫌首次代币发行欺诈,从美国境内外投资者处融资2100万美元。
  3. 某公司虚假承诺一月内获得13倍的利润,通过首次代币发行向数千名投资者处融资1500万美元。
  4. 某公司为其基于区块链的食品评论服务向投资者出售数字代币并进行首次代币发行,在执法部门通知后停止其首次代币发行行为。
  5. AriseBank及其联合创始人向投资者谎称其项目为“世界首家分布式银行”,涉嫌进行欺诈性首次代币发行。
  6. 某比特币计价平台及其运营商涉嫌经营未注册证券交易及就未注册的证券发行做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
  7. 两名男子涉嫌因非法销售某声称拥有区块链相关业务公司的股票中获利。
  8. 某公司的创始人为提供石油勘探和钻井资金而在加利福尼亚从事欺诈性首次代币发行。
  9. 某对冲基金经理违反投资公司注册条款对数字资产进行投资。
  10. TokenLot未经注册即为名为“1C0 Superstore”的项目募集资金。

汽车科技公司Nauto 成功融资1.59亿元

汽车科技公司Nauto刚刚从通用汽车公司、风投公司Greylock Partners和软银集团等多个投资者那里融资了1.59亿美元。它利用人工智能、摄像头、运动感应器和GPS来理解和改善汽车司机的行为。腾讯科技报道,Greylock Partners和软银领衔了此次B轮融资活动。

Greylock Partners公司的合伙人(兼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软银合伙人舒.尼亚塔(Shu Nyatta)还将被任命为Nauto公司的董事。Nauto公司现有的董事会成员包括Nauto公司CEO斯蒂芬.赫克(Stefan Heck)、汽车行业元老卡伦.法兰西斯(Karen Francis)和Playground Global创业孵化机构的联合创始人布鲁斯.里克(Bruce Leak)。

宝马风投公司BMW iVentures、通用风投公司General Motors Ventures、丰田风投公司Toyota AI Ventures和保险公司Allianz Group的风投部门、Playground Global创业孵化机构和风投公司Draper Nexus也参与了此轮融资活动。

Nauto公司开发了一款面朝车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它可以捕捉视频,并即时处理它收集的大量资料,然后给车队及其司机们提供个性化的回馈资讯,从而帮助减少交通事故。

Nauto公司的技术具有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可以加速无人驾驶汽车的开发过程。因此,很多汽车制造商对这种技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甚至直接进行了投资。安联(Allianz)、宝马和丰田都同意将Nauto公司的技术整合到它们的测试车辆中。

耶伦: 此生再难见金融危机

美联储主席耶伦27日在伦敦就全球经济问题发表讲话时表示,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都不太可能再度发生类似2008/09年间的金融危机。

耶伦表示,最近的压力测试表明,美国银行业系统比以往要强健得多,2008/09年间的金融危机不太可能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再度发生。消费者调查显示的对未来收入的预期预示着良好的消费者开支。尽管如此,她仍然承认过去一段时间美国生产率的增长缓慢,收入增长陷入停滞,科技和全球化对大部分的美国工人来说并不利。谈到全球资产市场时,耶伦认为,从标准尺度来看,资产价值有点过高。

耶伦在讲话中没有对现行的货币政策作出评价。

美国费城联储主席、2017年FOMC票委哈克在欧洲的经济与金融中心伦敦,就美国的经济前景和国际贸易发表了讲话。哈克表示,他支持美联储年内再升息一次,但同时他也承认当前通胀较为疲弱。

中国信而富公司将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全美电视新闻报道,上海互联网金融公司信而富近日正式向美国证管会(SEC)提交了IPO招股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上市,股票代码为“XRF”。据了解,信而富此次预计筹资额为1亿美元,上市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和Jefferies。更有消息称,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信而富很有可能在4月底或5月初完成上市。不过,由于目前处于上市前夕的敏感期,信而富方面表示暂时不接受任何采访。

据悉,成立于2001年的信而富,未正式成立线上平台之前,一直为银行提供信用评分模型和风险管理系统,并帮助服务银行发行过超过1亿张信用卡,拥有超过16年的相关经验。

实际上,对于信而富谋求登陆资本市场的消息时有曝出。早追溯到2014年,彼时坊间就有消息称信而富与投行商谈赴美IPO。

2015年12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消息称,信而富计划最早于2016年上半年在纽交所上市,融资2亿美元;2016年10月,有媒体报道信而富已走到美国上市的最后阶段。2017年2月,彭博社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信而富计划今年在美国IPO,最少融资1亿美元。

巴菲特认购南航股份曲线入股

中国南方航空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以15.53亿港元(约2亿美元)向美国航空公司发行2.7亿股H股股份,美国航空公司认购南方航空H股的价格为5.74港元/股。由于“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麾下巴郡公司持有美国航空8.8%的股份,为其第二大股东,据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美国航空公司入股协议达成,意味着巴菲特再次间接涉足中国航空业。

根据南航于27日早间的公告,南航因正在筹画重大战略合作事项,以进一步推动公司战略发展,自3月23日起连续停牌。

紧接着,27日晚间时候南方航空又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已与美国航空就潜在的重大战略合作的部分核心内容达成一致,其中包括公司向美国航空发行H股股份;公司计划与美国航空开展代码共用、联运协定等一系列商务合作。公司股票28日复牌。

获董事会席位无投票权

此前有消息称,美航入股南航可能会以定向增发的方式进行。交易完成后,美国航空有权在南航的董事会中取得一个观察员席位,但该席位没有投票权。

对此中国民航专家林智杰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美航此举战略层面意义远大于资本投资的意义。“2亿美元甚至还不够买一架A380,但如果能够以观察员身分进董事会,借此搭建合作桥梁,后续双方在中美航线联营合作、枢纽建设、电子商务建设、航班运行效率提升等方面都将有更大地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以来,“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巴郡公司显著加大了对航空股的投资力度。资料显示,伯克希尔持有美国航空8.8%的股份,为其第二大股东。有媒体声称如果上述协议最终达成,意味着巴菲特再次间接涉足中国航空业。

对此,有航空业分析师表示,不排除航空股的买入是巴郡公司其他人士持仓操作,并非巴菲特买入。基于航空业收入端同质化竞争激烈、成本端固定、易受到宏观经济影响,加之由于通常需要买入大量飞机,负债很高,使得整个航空业始终难以取悦巴菲特以及大部分投资者。

同时,也有不同观点认为,由于油价和汇率对于航企利润至关重要。美元负债比例的下降,伴随着2017年人民币贬值幅度较2016年预计缩窄,汇兑损失同比降低和各航空公司业绩趋稳,航空板块已经进入了稳定盈利的“成熟阶段”,未来有望估值修复,这与巴菲特的长期投资标准完全吻合。

南航混改引入外资

无论如何,此番美航与南航的联姻对合作双方的战略部署以及未来业务发展都带来了巨大的想像空间。

中国民航专家綦琦表示,美航入股将成为南航混改中引入外资的重要举措。中国国际航空在中美航线网络占有较大优势,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若要提升自身在中美航线的市场份额,“牵手”美国大型航企十分必要。

美国房价指数冲31个月新高

美国标普/凯斯席勒1月全美房价指数28日出炉,较去年同期扬升5.9%,创31个月来最快升幅。此外美国经济咨商理事会3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跃升,攀抵2000年12月来的最高点。

标普/凯斯席勒报告指出,1月涵盖全美的房价指数年升5.9%,升幅相较去年12月的5.7%又进一步放大。该月10大城房价指数较去年同期上扬5.1%,高于前月年升幅4.8%。20大城房价指数年升5.7%,前月年升幅5.5%,也超出《华尔街日报》预期的年升5.6%。

月率来看,未经季调的1月全美房价指数上扬0.2%,10大城及20大城房价指数,分别月升0.3%、0.2%。经季调后,全美房价指数较去年12月扬升0.6%,10大城及20大城房价指数均上扬0.9%。

美国房市最热区仍集中在西北部。带头领涨的西雅图,房价年涨11.3%;波特兰与丹佛,则分别年涨9.7%、9.2%。

美媒:中企2016年在美投资达670亿美元

参考消息网12月29日报道 美媒称,2016年,亚洲公司对美国的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1283亿美元,较一年前的666亿美元增长明显。推动这一增长的主要是中国,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今年亚洲国家中最大的收购方。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2月27日报道,据美国迪罗基公司称,中国公司今年共在美国投资了670亿美元,而日本的投资额约为中国的一半,为326亿美元。相比之下,一年前,日本公司投资了344亿美元,中国公司的投资额仅为119亿美元。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今年亚洲收购者在美国的十大投资。

10.大连万达集团收购传奇影业公司

大连万达集团年初以35亿美元收购了好莱坞传奇影业公司,进一步扩大其全球娱乐帝国。

9.艾派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手太盟投资和君联资本收购利盟国际有限公司

艾派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手太盟投资和君联资本,在11月以36亿美元收购了国际知名打印机及软件企业利盟国际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广东的艾派克公司生产喷墨盒和激光打印机墨盒。太盟投资是一家私人股本公司。君联资本是中国联想控股旗下的风险投资公司。

8.小松制作所收购久益环球

日本建筑设备制造商小松制作所的美国子公司,今年7月以37亿美元收购总部设在威斯康星州的美国矿业设备生产商久益环球。

7.青岛海尔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

今年6月,通用电气将其家电业务以56亿美元出售给中国青岛海尔集团。海尔首次接洽通用电气是在2008年,但当时认为价格太高。海尔表示,它将继续使用通用电气家电公司的品牌。

6.安邦保险集团收购战略酒店与度假村公司

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安邦保险集团,10月斥资5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战略酒店与度假村公司旗下的大部分业务。

5.损保控股收购耐力专业保险公司

日本保险公司损保控股10月宣布,以63亿美元买下美国的财产与灾害保险公司耐力专业保险公司。

4.中国海航收购英迈

中国海航集团以63亿美元收购美国技术分销商英迈。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对美国信息技术企业最大规模的收购。本次收购必须扫清美国和中国的监管障碍,但最终协议于12月敲定。

3.中国海航收购希尔顿25%的股权

中国海航集团10月同意以65亿美元的价格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希尔顿酒店集团25%的股权。此举是海航加强其“全球旅游业务”行动的一部分。

2.三星电子收购哈曼国际

韩国三星电子有限公司11月宣布,以80亿美元收购美国高端音响制造商哈曼国际。

1.阿沃伦收购CIT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

总部设在纽约的银行CIT集团,10月同意将其飞机租赁业务以100亿美元出售给中国海航集团旗下的子公司阿沃伦。海航收购CIT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后,将拥有全球三大机队之一。该收购案计划于明年初最终完成。

特朗普让美再伟大需伟大重建

《巴伦周刊》: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需要伟大的重建
导读:《巴伦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认为,特朗普上任后应推行为期10年、投资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其中相当部分资金由各州各市发行美国建设债券筹集。

在这场记忆中最分裂的总统大选中,也许只有一样是每一位美国人都赞同的:整个美国正在分裂。

实际上美国绝大多数桥梁老化,运输系统无法处理越来越多的客流量,坑坑洼洼的公路让车辆爆胎、交通阻塞,造成损害生产率的延误。正如副总统拜登对纽约破败的拉瓜迪亚机场的评价,说美国机场像“第三世界”机场已是老生常谈,即便绝大多数新兴国家的设施也令美国陈旧、不便的机场自愧弗如。因此,候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竞选对手希拉里的竞选纲领都包含大笔基础设施建设开支。如果我们对此取得一致意见,那么是什么在妨碍美国大兴土木?如果基础设施建设如此容易,那么它早已大功告成了。

首先,这是项目规划和批准的任务。记得属于奥巴马政府经济刺激计划而本应完成的所有“准备就绪”(shovel ready)工作吗?8000亿美元刺激计划的基础设施开支只有极少数完成。

然后是新项目钱从何来的问题。特朗普竞选时设想今后10年投资1万亿美元,但他的过渡工作网站表示将投资5500亿美元,以便确保商品和人员运输更快捷、更安全。

然而经历了两场战争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后,联邦债务已飙升至将近19万亿美元,美国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的灵活性大大缩小。

这并不意味着不应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建设成本也许高得惊人,但考虑到生产率和某些情况下生命的代价,长期而言未能对所需基础设施投资造成的成本更高昂。

此外,我们具有利用历史性低利率进行基础设施低成本投资的独特机会,其中包括发行100年期债券的可能性。正如最近几周国债收益率攀升所示,这一机会并非永远存在。

增加联邦债务是强烈反对赤字的财政鹰派的主要症结。不过除了发行国债,还有其它方式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特朗普的两位重要顾问、商务部长候选人罗斯(Wilbur Ross)和经济学家纳瓦罗(Peter Navarro)提出一个完全自筹经费的方案,利用多达1370亿美元的抵税为项目融资1万亿美元。希拉里也提出过建立所谓的基础设施银行,特朗普财务部长候选人姆努奇恩(Steven Mnuchin)对此表示支持。
本刊为这些急需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另外一个筹资选择:再发行“美国建设债券”(Build America Bond),即发行联邦补贴以取代绝大多数市政债券免税地位的应税市政债券。“美国建设债券”是奥巴马政府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merican Recovery and Reinvestment Act)的内容,但该计划在2010年底到期后未展期。

“美国建设债券”不会直接增加联邦政府债务负担,是相较传统市政债券更有效的急需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办法。而且与庞大的基础设施开支计划不同,“美国建设债券”可加入税收改革法案,而税改已成为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当务之急。然后各州、各市和公共部门便能自行规划道路、桥梁、水道等基础设施项目方案。

曾经所谓的公共项目并不总是受到冷遇。从修建伊利运河到公共电力项目再到国家公路和桥梁,这些项目已成为美国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部分。虽然它们被认为是民主党和“新政”的产物,但共和党总统的名字也与一些项目有关,比如胡佛水坝(Hoover Dam)、艾森豪威尔洲际高速公路(Eisenhower Interstate Highway System)。

也许公众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感觉被摩斯(Robert Moses)的遗产所破坏,这位建筑规划师从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一直在规划建设纽约都市区。虽然摩斯没有担任民选官职,但他能够在纽约市内及纽约周边建设大量公路、桥梁和娱乐休闲区。但摩斯不注重公共交通,批评者认为他为了实现自己的宏伟建设计划破坏了整个地区。

摩斯的遗产无论好坏都留存至今。然而对于这座城市的破败状况。多年来的疏于建设在20世纪70年代纽约市财政危机中表露无余,当时West Side高速公路的一段高架路轰然崩塌。

虽然其它地区的问题没有这么严重,但这个问题是全国性的。据被广泛引用的美国土木项目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2013年研究报告,美国的公路、桥梁、水系、学校和交通系统的评分只有D+。大约8.5万座桥梁被称为“功能性陈旧”,1.4万座水坝“高危”。

这是本世纪公共投资占GDP比例下降的结果。资金短缺在地面交通建设方面尤其严重。

尽管如此,仍有人反对利用政府资金将基础设施提高到正常状态。反对者担心出现“绝路桥”之类的政治分肥项目。在“失去的20年中”,日本投资数万亿日元建设耀眼的新项目,但在经济增长方面没产生多少贡献。Wolfe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Chris Senyek估计,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诞生的“准备动工”项目不到500亿美元。

在美国,曾经只需一两年便可完成的项目如今需要二三十年。纽约人对故事背景设在20世纪60年代的《广告狂人》(Mad Men)的一个桥段将会心一笑,即第二大道地铁不久将开通。该地铁延误多年,预计将于年底前开通。相比之下,纽约最初的地铁系统不到五年便在20世纪初竣工。
华府观察家、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策略师威利亚(Greg Valliere)表示,很多已准备就绪的项目在联邦官僚机构卡壳。而且考虑到共和党反感新的大型联邦开支计划,他们似乎对基础设施投资不太感冒。

但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甚至更大。研究美国政府总债务负担的杰出专家之一、经济学家科特里科夫(Laurence Kotlikoff)估计,所有联邦债务——国债债务加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无着落的成本——总计199万亿美元,是通常衡量的联邦债务的11倍。

科特里科夫今年作为备选候选人参选今年美国总统,以避免本世纪发生这样的财政灾难为竞选纲领。然而他也批评基础设施投资不充分是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同时也是经济的负担。

“很多成本以我们不能立刻认识到的形式发生,” 科特里科夫的竞选纲领如是说。“我这里说的是时间成本,无论是浪费在拥堵、在慢腾腾的火车中等候、等待飞机从拥挤的机场起飞。时间就是金钱,如果我们因为落后的基础设施而浪费时间,我们的生活水平也将因此下降。”

财政鹰派表示,基础设施投资应在不用印钱或借款的情况下完成。其他经济学家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自筹经费,或者产生的经济回报使得借款建设是值得的。

经济学家Daan Struyven在最近一篇报告中估计,基础设施开支的短期乘数效应为1.4倍,超过其它形式的政府开支(1.2倍)、高收入者减税(0.4倍)和企业减税(0.2倍)的乘数效应。

至于开支应用到何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表示,维护年久失修的现有基础设施也许不如全新的项目耀眼、在政治上缺乏吸引力,但却是政府有可能取得最大效果的地方。与那些通过公共-私人合作提供融资的项目相比,维护和有用的公共项目可能还有更高的社会回报,但财务回报较低。

美国银行信用研究部前主管高曼(David P. Goldman)认为,社会回报之一是让1/6的成年失业美国人在其技能尚未荒废前回去工作。高曼在英国杂志Standpoint撰文称,维修老化的基础设施是基本的经济要求,但这也使得很多非熟练工能够在长期赋闲之后重返劳动力队伍。与资本存量恶化相比,对美国长期经济前景威胁更大的是其就业年龄人群相当部分比例处于长期失业状态。

和修复公路、桥梁、公共交通、水道同样迫切的是如何筹资的问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罗奇(Stephen S. Roach)表示,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等机构的分析显示,特朗普的计划预计将在今后10年使联邦赤字占GDP之比提高到7%。罗奇驳斥特朗普顾问罗斯和纳瓦罗的供给面“创造性会计手法”论点,即急剧缩小贸易赤字将带来GDP和收入的激增。

的确,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有人认为值得在利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之际借款。特朗普的首席战略专家班农(Steve Bannon)赞同前财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的观点,最近接受Hollywood Reporter采访时表示:“保守派会发狂。我是那个将推进万亿美元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人。负利率全球盛行,现在是重建一切的良机。”

据高盛估计,基础设施投资产生的回报将超过任何其它财政措施。回报在于如果破旧基础设施造成的不便减少,经济的生产率将提高。毕竟难以想象特斯拉无人驾驶汽车将如何应对城市道路上常见的坑坑洼洼。

威利亚认为,纽约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领导下的民主党对基础设施投资将比共和党尤其是财政鹰派更热衷。推动私营企业承担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的1370亿美元罗斯-纳瓦罗减税计划或将通过这些项目的工人和公司纳税而得到弥补。听起来不错,但那些资金自筹的公私合作项目也许不会修补货物运输所需的桥梁或水道。

这些领域是传统公共部门融资的用武之地,可以说更适合于州、市和公共机构。不过它们的传统融资模式——免税市政债券——并非规模达1万亿美元项目的理想融资方式。原因很简单,免税债券只对纳税的投资者(比如那些有应纳税账户的富裕美国人)有吸引力,但对那些不纳税的投资者(比如退休账户或养老金方案所有人)或非美国投资者无吸引力。
这方面美国建设债券可发挥作用。联邦政府支付35%的美国建设债券利息,而非像对普通市政债券那样进行隐秘的补贴。于是与免税市政债券相比,直接联邦补贴弥补了美国建设债券较高的收益率。其实财政部的一项研究发现,30年期美国建设债券较传统免税市政债券节省了发行人平均0.84个百分点利息。恢复美国建设债券发行应同时减少联邦补贴,这对州和地方政府发行人仍有吸引力。

同样重要的是,美国建设债券不会像财政部借款那样增加不断攀升的联邦债务。州和地方可选择债券融资基础设施项目,由通行费之类的收入或由州和地方政府议会而非华盛顿批准的征税偿还。

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必须修补破旧的基础设施,其成本无疑十分高昂。如上所述,联邦政府也许将不得不承担其中部分负担,并通过减税支持私人项目。但美国建设债券可推动美国重建,同时又不会加大已经过重的联邦债务。

芝加哥股票交易所公布主要中国投资者

芝加哥股票交易所在周一表示重庆卢氏家族控制的两家公司将获得该所共39%的控股权,但投票权将限制在20%。

芝加哥股票交易所(Chicago Stock Exchange)正寻求获批一项由中国投资者发起的争议性收购交易。本周一它表示卢氏家族控制的两家公司将获得该所共39%的控股权,但投票权将限制在20%。

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中,芝加哥股票交易所详细说明了这项拟议收购中的主要投资者,该收购要约由中国重庆财信企业集团(Chongqing Casin Enterprise Group)牵头的一群投资者提出。收购交易完成后,中国投资者将获得49.5%股权。

这笔收购交易将标志着中国人领导的企业首次接管美国证券交易所。今年早些时候该交易宣布时曾受到华盛顿一些阻挠。

该交易的基本原理(今年2月公布)为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提供了一条途径,也为中国投资者购买美国上市股票打开大门。

这笔收购需获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芝加哥交易所已自愿将该交易提交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CFIUS)接受审查,该委员会有权阻止任何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交易。

芝加哥股票交易所总顾问吉姆•翁杰纳(Jim Ongena)表示,提交申请中的条款符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相关规则,规则禁止任何一家实体持股超过40%,投票权超过20%。

由重庆财信(Chongqing Casin)全资拥有的重庆财信企业集团将获得20%股份,Castle YAC Enterprises将获得19%股份。中国商人卢生举拥有重庆财信近75%股份,其子Jay Lu为美国公民,担任财信副总裁,也是Castle YAC Enterprises的唯一成员。鉴于这一家庭关系,其集体投票权将定于20%。

财团其他成员包括中国重庆锦天实业有限公司(Chongqing Jintian Industrial)和重庆龙尚装饰有限公司(Chongqing Longshang Decoration),它们分别持股15%和14.5%。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下一步程序是将该交易提交公众征询意见。